图片 1

信息公开

印第安老斑鸠与游侠,每根羽毛都是真的

27 9月 , 2019  

周末甚喜飞来一对斑鸠虽没有华丽的外表但在我眼里它就是天使我常去看它它却从不看我爱人说:它呆在那里好可怜,没有手机看我倒觉得真正可怜的是看手机的人至少斑鸠看到的是真的人从手机里看到——假广告、假货、假赞美假鼻子、假胸、假屁股……我好羡慕斑鸠不仅因为它可以自由飞翔还因为——它的每根羽毛都是真的

关于游侠的故事,印第安的人很多都知道。但是关于印第安,在游侠最后的时光里,只记得那只老斑鸠。

     
今天下午妻子上楼的时候听到房间有哗哗啦啦的声音,她打开门从门缝看到了一个活物,赶忙下楼跑来找我说:“传理,咱们房间有一只鸽子。”我说:“鸽子怎么进到房间里的呢。”于是我也好奇地跑上去,小心推开门真的看到一只大鸟,其实不是鸽子而是一只斑鸠。我的第一想法就是到手的斑鸠不能让它飞了,一定要把它给抓住。可怜的鸟儿不知道在这里挣扎了多久,扑扇着翅膀,脑袋一个劲地朝玻璃窗上撞。我想它是又惊吓又头晕了吧,我走到斑鸠面前它挣扎几下就被我轻而易举的给抓住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飞猪听阿兹特克人说,游侠从东方过来,驾着七彩祥云,身穿七彩圣衣。说到这的时候,飞猪就被气走了,这种话一听就是假的,他们并没有在讲游侠,而是在讲孙悟空,他刚从印加人那里过来,没想到也是一番胡话。但是生气不是因为他们讲了胡话,而是因为他们现在还没弄明白孙悟空的服装设计。而印加人的传说更为离谱,说游侠来的时候一身白衣,在石墙堡杀了十个盗贼。口中还说,一步杀十人,千里不留行。在美洲转了一圈,飞猪明白一个道理——这世界上的事情,经过一张又一张嘴巴的传播,早就没有什么可考的事实。

       妻子说:“把翅膀剪了,放笼子里给女儿佳恩玩。”

飞猪回到中国,看来想知道游侠发生了什么,还是要游侠自己来说。但游侠已经死去几万年,这几万年,也不知道游侠在多少张嘴巴里传来传去。这世界是没办法去难倒一只不肯放弃的猪的,在昆仑山一个山寨里,他找到了据说是游侠写的印第安日记,里面有他关于印第安的故事。飞猪已经不再想找了,猪天生就是一种懒的生物。虽然他并不是一只真正的猪,但是也没有人听他解释,这就是他寻觅游侠的原因——据说游侠也是如此。

奶奶说:“斑鸠营养高,把它炖了给小嗯嗯吃。”我拿在手里,鸟儿张着大嘴,心脏彭彭地跳着它的命运在我手中掌管着。我看着它,抚摸着它光滑的羽毛尽量不让它害怕。

据当地人说,那个日记,都在游侠的朋友圈里。但是微信已经被淘汰几万年了,只有游侠的手机可以看,飞猪自己做了一个充电器,用了三年的时间打开了手机,又用了三年时间让手机可以运行,加上去印第安的三年,他用了九年时间,今年他二十九岁,这足以证明他不是一头猪,但他已经懒得去证明了。他打开了游侠的朋友圈,里面只有一条——寻找自己,不必去印第安,下面还有一条穷游印第安不完全指南,还有一个评论——MDZZ。飞猪想,这印地安的传说还真是瞎透了。他胡乱翻了一下手机,发现游侠的好友有一个叫goddess,在他与她的聊天记录里,发现了游侠与印第安的所有故事。

       
一会儿斑鸠不再那么恐惧了,它机灵的眼睛看着我,它们真的很懂人性,很温顺的。它在我手里一动不动任由我摆弄它,好像一位老朋友。不由得让我想起曾经深藏内心不敢启齿的往事。

第一天:我到了女神谷,我并不知道这山谷的名字,就给他起了一个名字,山谷上面是一条河,我给他取名神女水。在我没看见之前,假如有人说山谷上是一条河,而且河在山谷上面像桥横跨而过,我一定会说那个人是个傻子。但是更不可思议的是,竟然有个狼跑过来问我说,镇上的神枪手在哪藏着。从这只狼的话中,我知道这个鬼地方竟然镇子。我找到那个镇子,果然看见三个神枪手正在为了一张狼皮而决斗,但是最后却是一个老女巫师夺走了那张狼皮,狼没有吃我,证明我和狼并不是敌人,按照这个逻辑,我极有可能被一个丑陋的老女人夺走皮囊,虽然我正在为了我的这身皮囊而烦恼,但我更讨厌不会骑扫把的老女巫。我还是回到女神谷,那里有你的名字。

   
 十多岁生有一场大病,学不能去上学,家门不准出家门,每天躺在床上休息。那时正是春天,家里人都去春种农忙没人陪我,就连家里的猫咪也忙着谈情说爱不着家。身体多有疼痛,心灵更是忧伤。爸妈每天把床抬到院子里让我在院子里躺着晒太阳,每日我瞪着双眼看风儿吹动的云朵,蝴蝶从院子里经过。除此之外每天下午我心里都会有所盼望。我会等着一个老朋友来看忘我,我知道它每天下午都会来。当然没有人来陪我,我说的朋友不是人。是的,他飞来了,他是一只斑鸠。开始的时候这只斑鸠来院子里觅食,我静静地看着他,然后自言自语地向他唠叨倾诉,他好像能听懂似的在我床边游走。打那起我发现那只斑鸠每天下午都会飞过来,围绕着我的床走动,咕咕地叫。我把手伸下来试图去摸他,开始他有些胆怯总是跑开掉,后来发现我没有要伤害他的意思,他允许我摸他,还把他拿起来放在手上。于是他成了我最好的朋友,每天下午都会飞过来,我爸妈回家之前就飞走了,在院子里,飞到我床上,在我肩膀上。因为他的陪伴我每天充满期待和快乐,我不再孤单和抱怨,感谢有这只斑鸠每天陪伴我。

第二天:那只狼又来找我了,我告诉他,神枪手被女巫师偷袭全死光了,你还是逃吧,要不然你说不定会落入一个丑陋的老男人手里。那只狼果然走了,我深深呼了一口气。我往狼的相反方向去,这一路上,我遇见了一条像猫一样妖媚的狗,还有一条像猪一样懒得蛇,这些家伙根本就没有让我说话的欲望。

     
 后来有一天,我心里有不好的想法,想把他留下来不让他走,想让他一直陪着我,想一直占有他。这样的想法越来越强烈,第三天斑鸠如期而至,等他下午要飞走的时候,我抓住他却没有让他走。而且我做了一件极恶的事就是用绳子把他给栓起来了。

飞猪不满的说了一声,谁说猪就一定是懒的。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忘记了他并非是一只猪。

   
那时我的身体病的很严重,身体不好昏昏沉沉的什么都不想去想,把栓在床头的斑鸠也给忘记了。家里穷的半年没有吃过一次肉,妈妈想给我补补身体,我也从没有告诉过她有一只斑鸠每天会来陪伴着我,是我的朋友。她也没有问我斑鸠从哪里来的,于是把斑鸠给杀死炖了汤,妈妈端给我汤让我喝的时候,我发现是斑鸠,我的斑鸠不见了,我哭了。是我害死了他,这么多年来我看到斑鸠都会想到他。我的眼泪显出我的不义和悔恨,斑鸠比我更有情义。

第一百天:这天我遇见一只秃毛斑鸠,站在一处被废弃的白蚁丘,低着头。我问他:“你失恋了?”他没说话,我又问:“你在暗恋?”这次他又没说话,不过他的脸红了。那天我累了,就在一边睡着了。

       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坏到极处谁能视透呢。是的,我的心就是这样。

第一百零一天:我被那只秃毛斑鸠吵醒。“看看看,就她,妈的,她是我女神。”他一激动,还放了一个屁。“臭嗨,喜欢就上啊。”我看着对面一处灌木丛,可能是审美差别,在我看来,我身旁这只斑鸠无比自恋,竟然喜欢上一个长得与自己一模一样的鸟。“上,上了再说”我怂恿他。“你别怂恿我,我暗恋半辈子了”我用眼神鄙视了他一番。没想到他真的翅膀一扇飞了过去,在空中来了一个强吻,接着就是在灌木丛中此起彼伏的尖叫。也就是一根烟的时间,那两只斑鸠就肩并肩走了出来。那只秃毛斑鸠飞了过来说:“扎心了,老哥!”我那时候特别尴尬,在强装淡定的时候,心里有一丝丝的羡慕,或许也不是一丝丝。就那一点羡慕,我的goddess,我要回来,我要回来找你。

     
今天我看到这个斑鸠,不只是看到了肉。还看到了他的美丽和亲切的关系,为什么呢,因为我和它都是上帝所创造的,我们有一位共同的天父。它应该去属于它的地方,它也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配偶在家正等着它回去。我松开了捆绑它的手放飞了它,它飞到围墙上久久没有离开,我一直看着它让我回想起太多另一只斑鸠的故事。鸟比我这个人更有义。

第一天:原来你已经换号了。

   
 我这么坏的一个不如鸟的人,神却这样用生命爱我,原来神的爱不是因为我值得爱,而是我太不值得他爱,我享受了这份爱。原来今天从我怀有恶念到能松开手,我能爱,是因为神先爱了我。这次感谢上帝给了我帮助和力量让我做了对的事。

后面就没有了,飞猪看到这,发现游侠和一个苦逼没什么区别。但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的传说,他想不通。可能这是一个假游侠。但是他已经不想再去寻找游侠了。寻找自己,不必去印第安,也不必找游侠。

        斑鸠,对不起!

想把周杰伦一些歌曲写成短篇故事,喜欢就来关注这个时而深沉,时而癫狂的荒诞之人吧。

图片 1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