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信息公开

寻瀑不遇遇雾海,湘湖游记

27 6月 , 2019  

天高,气爽。

杭州湘湖景区留影

 
“赤城霞起而建标,瀑布飞流以界道”,诗句出于孙绰的《游天台山赋》,可见桐柏瀑布晋代时便与赤城山并为天台城的地理标志。赤城山常见,桐柏瀑布却未谋面。而今听说桐柏瀑布正在重修,便相约三五好友欲往一探。

一行人到达京娘湖,走石路,转邻廊,过鹊桥。

甲午九月廿六,风和日丽,万里无云,与新杭州人志愿者服务站众同仁结伴赴湘湖旅游度假区秋游。一行二十人,来自数省,俱是“新杭州人”,青春年少者居多,不乏俊男靓女。吾等有缘相识相知,情同兄弟姊妹。异地谋生,四季忙碌,暇日甚少,此番相聚秋游,岂不快哉!

 
 我们开车到桐柏电站,门卫笑欣欣地为我们指路。我们沿着他所指的方向走,首先看到的是森森柏树簇拥着多拱花岗石渡槽,渡槽正面镌刻着红色大楷“琼台长虹”。从拱下往前,右侧石壁两个篆书摩崖大字吸引了我,我却不识得,而大字旁的落款小字更是模糊不清,不知是何时何人所写。我想:这里曾是壮观的桐柏大瀑布的旧址,仰头就能见道教南宗祖庭桐柏宫鸣鹤观鹤立崖顶,石刻也许与它们有关。现在终于知道那是明朝周振题写的“隐吏”。据说这里还有“瀑布岩”、“瀑布泉”等石刻,但还待寻觅。

一条石阶,十八阶,陡斜而上。

清晨于服务站集合,乘地铁前往。至湘湖,皆叹之,真乃胜地也!湖光山色,美不胜收。微风拂面,但见湖面层层涟漪,仿古游船载客于湖上,立于湖畔四顾,苍山环绕,真似画图。

 继续前行就是长满杂草的乱石地面了,路旁草树,挂满露水,晶莹剔透,如颗颗珍珠,似乎有意告诉着我们前路不通啊。前面就是大瀑布消失后的悬崖,此时,多想有一双翅膀,飞越这万仞绝壁。

奋力上行,及至顶阶,一切尽收眼底。

至正午,众人围坐草地之上,所携美食皆共享之,戏谓之“共产主义”,举酒共饮,不亦乐乎!午餐毕,同作游戏,甚是有趣,恍如童稚时光,满耳欢声笑语。

 
返回时,在拱下好不容易寻找到了旁边的石阶,却不能带我们走向大瀑布,它们只是通往旁边的绿化带,再进去就是杂树丛生,荆棘遍地。百转千回,终于在渡槽底下右侧找到了一条通向渡槽顶部的小道,花岗岩铺就的石阶,铺满了松针,红红的,软软地如地毯。溪水清澈见底,缓缓地在渡槽里流动,你会以为很浅,其实有一人余深。这里正对着壁立的心形悬崖,水流在崖壁刻下丝丝道道印痕,眼前瞬即浮现大瀑布訇訇然飞泻而下的壮美景象。

远处,石山陡峭,壁立如削;近处,树木丛生,百草丰茂。

游戏毕,众人前行,见一牌坊立于湖畔。牌坊面水刻有“城山怀古”四字,有二联。正联曰:郁郁城山,且由驻足沉吟,神驰今古;悠悠越水,应许骋怀嗟赏,思接瀛寰。侧联曰:古垒抹斜阳,岭树幻成兵甲影;新堤摇细柳,棹歌销尽鼓鼙声。牌坊面山刻有“水流云在”四字,亦有二联。正联曰:虎洞衔哀,方辟就春秋大业;龟山遗爱,又展开烟水新图。侧联曰:山拥越城青,岩壑催生薪胆志,月笼湘水白,鹭鸥沉醉苎萝风。吾细赏此四联,妙哉!春秋吴越争霸之故事涌上心头。

图片 1

继续前行,突见路旁一杏树傲然挺立,数颗青杏悬于枝头。随行一老者摇树欲使杏坠落,我跳跃摘之,摇落几颗,摘掉几颗,均入口食之,酸涩难忍。

吾与众同仁又共登越王城山。越王城乃春秋霸主越王勾践屯兵抗吴之城堡遗址,位于山巅。而今山下有一“城楼”,其侧有“点将台”,身临其境,金戈铁马浮现脑海,壮哉!此山不甚高,然其与吴越争霸渊源颇深,游人纷至沓来。吾与众同仁拾级而上,一鼓作气登顶越王城山,山景怡人,皆欣然留影。入越王祠,重温越王卧薪尝胆之事迹,倍感发愤图强之可贵。

 
过了琼台长虹桥,沿着覆满松针的花岗岩石阶继续前行,一丛小叶枫树,嫩黄透红,叶钝圆,三角,它们果断地拦住了我们的去路。一定是以为我走累了,让我们坐在这里小憩。太阳懒洋洋,躲进云层,余光丝丝,泄露在枫叶上,疏影迷离。要是自家小院里也有这么一颗小枫树该是多么惬意啊!

忽听流水声渐续入耳,众人欢呼一声,急步向前。

重返山下,五同仁(二男三女)租得古装,择景留影,引得众人注目。五人中,有一男姓薛名志点,租女式古装着之,令人忍俊不禁,旁观者无不呵呵发笑,为此行添欢乐矣!

 
 继续前行,路在悬崖处似乎断了。于是大声呼叫,询问山上的施工工人。戴着红色安全帽的他们让我们沿旁边的小路往下,然后沿着新铺的水泥台阶往上。这上上下下是坐电梯的节奏吗?当我们找到水泥台阶的时候,其他朋友都已经到山顶了,正大声呼唤着我们的名字,声音在山谷间荡来荡去,久久不绝,如雷雷战鼓催促着我们。

目光及处,但见细水自上而下潺潺而流,蜿蜒若蛇,几孩童于水中雀跃嬉戏,几成人于水旁驻足观看。沿水而上,及至尽头,方知细水为六股汇合而致,六股细水自六泉眼中奔突而出,于一处汇合,蜿蜒而下。遂蹴于一泉眼旁,掬一捧水洗脸,但觉神清气爽。

(写于2014年10月20日)

 
沿着还支着模板的水泥台阶,很快就到了半山腰。蓦然回首,飘忽而来的雾海笼罩了整个天台城,如洁白的绵羊成群结队奔突而来。云雾平铺着,厚厚地,绵绵地,淹没了整座城市。四周山脉忽隐忽现,皆成耸峙山岛,或似沉牛,只露双角;或似巨人,迈开双腿阔步走来;或似笔架,引你搁笔。哪位仙人把这绵绵白云抹得地平线一样!哪位仙人把这白云做了山脉的霓裳!哪位仙人让白云把这城市妆扮成人间仙境!

洗毕,起身。猛见一白色雕像立于面前,高约丈许,雕塑女子面容端庄,蹙额凝眉,神情肃穆。心知必为京娘,但不知京娘为何许人也?

图片 2

近前细细观摩碑文,方知京娘乃一俊美女子,路遇强盗,适逢赵匡胤仗义挺身,击退强盗,千里护送京娘归家。京娘为报救命之恩,以身相许,怎奈赵严辞拒之,京娘为保名声,纵身跳崖,投湖自尽,京娘湖由此得名。

 
 山下的云雾还在不断地蒸蒸而上,如敦煌飞天女神逶迤盘旋而上。我们欢呼,我们雀跃,顶上的朋友与我们一起欢呼,两股呼声就在这峡谷中激荡层云。我们便在云雾的追赶下,沿着新筑小道上行,仿佛身处瑶琳。两旁绿潭碧水荡漾,细水叮咚,这里应是大瀑布必经之地吧。

一行人继续前行,山之路盘旋而上,两旁景色徐徐舒展。

 
到得桐柏水库大坝,朋友们已在这里等候多时。传说中的桐柏大瀑布就是从水库底下的峡谷奔涌而出,如苍龙,气吞河山。坝上的路最熟悉不过了,我自告奋勇,带领大家经鸣鹤观沿桐柏岭而下。从鸣鹤观至桐柏岭之间有一小段羊肠小道,两旁松枝向中间伸展成拱,如华盖遮掩了路面,乍看以为是林荫隧道。一个女子,青衣长裙,头盘发髻,如道姑,低头看着手机与我们同向而行。我们在隧道口拍照时,她便站在旁边看着,悠悠然,一幅仙风道骨山水画霍然展现:这树,这云雾,这女子!

路遇鬼城,一广告牌立于眼前,售票女子极力劝说,曰牌之内容皆在洞中,随行一人手指牌上一图,青白两蛇相拥而卧,笑曰:此二女子是否洞中?售票女子笑而不语,众人哄笑一声,相继走开。

 
小道旁一大片岩石,立于岩石之上,又能望见茫茫雾海。此时,云雾已散去些许,遥望城里,琼楼玉宇时隐时现,通往城区的路也如玉带延伸,仿佛在召唤我们回家。

路旁皆为树,杂而丛生,不免叹曰:环村一周亦能如此,何苦奔赴数百里,自寻苦恼耳!众人苦笑。

 
下山的路走得很快,倏忽而已。但那些与我同行过岭的面孔总在心头泛起层层涟漪。回到停车处,云海仙境不再,仿佛人世间美好的东西总是不能长驻!

忽闻水声激越,一瀑布悬于面前,水自数丈高处飞流而下,击于石面,铿锵有声。数人于水下欢呼雀跃,奔跑嬉戏。众人立于前,观之良久,任水花溅湿衣衫,凉爽之气,沁人心脾。

日薄西山,兴尽而归。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