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开

记忆中的小货郎,记忆里童年的味道

29 6月 , 2019  

记忆中的小货郎

多多小朋友此时此刻正在吃她的第一个六一儿童节蛋糕。而她的爸爸正在办公室加班,吃着泡面。

农货有商标,响亮又好销(聚焦高质量发展·回乡看变化②)

薛梅花

不知道多多此时此刻对蛋糕的味道是如何认识的,或许只能用好吃来形容。但可能对于她来说,是否能够认识到这一种味道,以及这种味道在她未来的日子里,等到她长大,是否依然会记得这种味道。

——山东莒县这样打开农特产新销路

一直生活在连队,从小习惯了连队的生活。在我童年的时候,人们的生活贫困,物质贫乏,吃面凭粮票,穿衣凭布票,清油每月每人定量,我家也不例外。我们几乎不逛合责社,外面摇着布郎鼓,肩上背着大包,走街串巷,嘴里不忘吆喝着自己买卖的小货郎,则成了我贫瘠生活的最爱,它带给我快乐和憧憬,是我平淡生活的调味剂。

然而此时的我,吃着泡面,却想起了小时候第一次吃泡面的事情。

本报记者 闫 旭

外面卖百货的来了,肩挎一个大包,手摇不郎鼓,“咚咚咚”边走边抄着江浙一带的口音喊,“卖衣服了。”旁边有爱热闹的小孩子围拢来,不离左右,边跑边跟着喊。也有先进一点的骑着28自行车,车架上驮一木箱子,箱盖一打开,里面琳琅满目,有阿姨做女红用的针和线,顶针,针锥,多的是女人和孩子用品,耳环、项链、手镯、漂亮的花卡子、黑卡子,扎头的有带两个圆球,也有带两只蝴蝶的,我往往就是那个巴在旁边看到最后也不肯离去的小女孩,漂亮的头饰,美丽的衣服,曾引起小姑娘多么美好的憧憬,小姑娘在当时那个年代,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货郎包里或箱子里漂亮的蝴蝶结,穿上美丽的花裙子,幻想自己有多美呀,这曾经是小姑娘甜甜睡去的一个理由。

农村的孩子对于新鲜的事情总是记得特别清楚,小的时候记挂在口边的永远是叮嘱要出门上县城的父母记得回来给自己买好吃的,带好吃的。我们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好吃的,因为对于我们来说,八零年代农村物质虽然不那么捉襟见肘,但对于不太富裕的家庭来说,温饱以外的东西就成为了一种奢侈品。

商标品牌是无形资产,也是商业信誉的体现。如今在广大农村,越来越多的农村合作社、农副产品加工厂选择为自己的产品注册一个商标,起一个响亮的名字,逐步改变原先粗放的生产售卖模式,向着深挖产地品牌内涵,发展农产文化方向迈进。

外面卖百货的来了,如果这时我们正在跳房或踢毽子,这时我们一群孩子会毫不犹豫地“呼”地一拥而上,围住小货郎,“这个真好看”,“这个多少钱”,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有邻家女孩被其中一款蝴蝶结的头花吸引住,跑回家吵闹着问妈妈要钱,最终得到了那只蝴蝶结,而我相中的那款带圆球的头花,最终没给母亲讲,静静地躺在货郎的木箱子里,于是我每次见到邻家女孩头上的蝴蝶结时,都幻想着那带圆球的头花,心中怀着热切的期盼,那不仅仅是一个头花呀。

就在那么一个六一儿童节,我的父亲也给我带回来了好吃的,或许他没有意识作为儿童节的礼物,但对于我来说,第一次吃到方便面,那种味道,自然是此生也难忘记的。

品牌正成为农村经济转型、农民增收的新方向。

终于在这之后的几年,家庭经济好转了,卖衣服的货郎来了,我终于把自己相中的漂亮衣服告诉妈妈,让妈妈为我买,妈妈先是挑三捡四地说,这不好,那不好,最后才拿着一件衣服让我试试,穿上刚刚好,妈妈说太小了,明年穿不成了,又拿上一件,衣服长出一指才满意,妈妈把裹了一层又一层的手绢打开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张票子给货郎。那情形在做一件很郑重地事情,殊不知这是全家七口人的积蓄。妈妈给我买的衣服,让我哥哥知道了,气愤了很长时间,因为他也想要一把梦寐以求的手枪,可以在哥们面前炫耀。

你无法形容那种味道在你脑海里留下什么样的符号,以至于我现在深深怀疑这些各种牌子的方便面都已经改过配方,也找不回那种童年时的味道了。

挂着本地商标的农特产成了店铺新宠

时间长了,不见走街串巷的小货郎,心里痒痒的,它总是带给连队一股新鲜的气息,通常卖百货的本地人少,以江浙一带人居多,他们头脑灵活,脑子反映快,操着江浙一带口音,肩背一个大包包,摇着布郎鼓咚咚咚边走边吆喝自己的买卖。

童年时的味道,还有很多很多。

正月初二,按着山东莒县老家的风俗,是出嫁的媳妇回娘家的日子。

他们是最早在新疆掏地第一桶黄金的人,也是在新疆最早富起来的一代人。

比如没有上学的时候,那些走街串巷的货郎,挑着扁担,摇着拨浪鼓,将农村妇女需要的针头线脑围巾头花兜售出去,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些围绕着他们的熊孩子们。

小媳妇回娘家,好女婿见岳父,总少不了大包小包地拎上些礼品。忙碌了一年,回家总要给父母带点表达孝心的礼物,走亲戚串门也不能空着手少了情谊。

货郎在做买卖时也很辛苦,中午走累了,会在连队谁家歇一会,喝杯白开水,用扇子扇着,跟主人家聊着天,有时会在条件比较好的人家吃顿饭,当时,面粉和清油非常紧张,吃完饭后,货郎一般是要给钱的,主家一般是不会收钱的,货郎很聪明,拿出自己的买卖让主家看,有没有看上的,有没有需要的,可以便宜一些给你,主家会很高兴地接受他的意见,在其中挑上一件,自己满意的,货郎也绝不食言,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短”,在价格上相当优惠,两下里喜欢。

当铜制的拨浪鼓想起的时候,还没等妈妈们反应过来,那些熊孩子都已经冲到巷道里,围着挑担的货郎,于是这些货郎都无一例外地找个墙角放下担子,大声吆喝起来,似乎要把这些孩子们的妈妈们都叫出来。

每到这时候,最忙碌的当属路边的百货铺子,各式箱子在店门口叠得像山一样高,局促狭小的店面里更是塞满五颜六色的商品盒子。

随着时间地推移,货郎也鸟枪换炮了,不再肩扛手提,而是开着双排座130,车斗上拉满了用编织袋包裹的服装,我也长大了,对货郎的情有独钟依然未改,只要碰到路边卖货的,我必逛,他们热情、大胆、自信,偶尔也买些日常用品回来,便宜实惠。

于是乎,妇女们开始围着货郎的担子,讨论哪个线头好看,哪个头花实用,孩子们则眼巴巴地透过上面很多手指印和灰尘的玻璃,看着里面的五颜六色的豆豆糖流口水,一旦有小朋友得到了家人买的,其他小朋友就一直围着他,直到吃完为止,那种味道甜甜的,中间有点酸,有点咸,仿佛夹杂着阳光的味道和货郎的汗液的味道,至今也难以忘怀。

到常去的百货铺子里挑个礼品,忽然间发现了一些今年的“新面孔”。

记忆中的小货郎,其实年纪并不小,只是这样更显亲切,他曾带给我多少美好的回忆,承载着我少女时期的梦想和希望。

小孩子们盯着货郎的担子,看着那些五颜六色的糖,那种眼神,一如多多盯着蛋糕的那种眼神,纯真透着期许,好奇又多了一份甜蜜。

货架上过度包装的烟酒少了,本地产的农副产品多了。提起箱子,细细端详,每种农产品还标着产地商标和二维码。雪山小米、寨里河核桃、招贤玫瑰花茶……小时候在农贸大集上,靠着吆喝,散装买卖的乡镇特产,竟也占领了铺子里原先摆放高档烟酒的货架。

第七师一二八团 邮编:833207

记忆中童年的味道,还有夏天彩虹的味道。

“又不是城里的大超市,标着产地、贴着商标的本地土特产,好卖吗?”

薛梅花 手机: 18935867129

北方的天空总是很高,跟上海的不一样,总是可以看到天空湛蓝无比,甚至有的时候显得有点单调。夏天又多暴雨,暴雨结束,经常会看到天空的彩虹,父母都忙着在田地里浇水垒坝,孩子们则在田埂上奔跑,是不是地看着天空中的彩虹,欢呼雀跃。那种味道,似乎清凉中透着一丝神秘,也是一种无法忘记的味道。

“不好卖,咱也不进货啊。”铺子老板一个反问,显得底气十足。“店面不大,能摆出去的都是紧俏货,现在乡下走亲戚也追求送健康、送实在,花花绿绿的高档烟酒反而不如这些标着产地商标的土特产卖得好。”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童年的味道,自然少不了妈妈美食的味道。小的时候,老家后院总是养鸡,小鸡刚出壳的时候,母亲从市场上捉十几只回来,给它们喂水,小米。我就陪着小鸡一起玩。白天负责把小鸡带出去晒太阳,看着它们在院子里叽叽叽叽跑来跑去很是兴奋,晚上看着小鸡一个个从纸箱子挖开得小洞里钻出头来,吃小米,喝水,有的时候还会逗一逗它们,吓唬一下。夜里,就和小鸡在土炕上一起睡觉,一个纸箱子,承载着很多的生命,和儿童时的我一样,都是父母的心血。白天一早,则在小鸡们叽叽叽吃食的声音中醒来,那种感觉,比现在的手机闹钟都要管用。

以前,回乡逛百货,一不留神可能会买到山寨牌子,农村特产没有产地、没有保质日期,散装展示,露天销售。现在,挂着本地商标、标着产地编码的农特产却成了取代高档烟酒的店铺新宠。百货铺子的小货架藏着城乡居民消费习惯的大变迁,也反映着乡村农特产经营升级的新方向。

等小鸡都长大了,后院里听到咯嗒咯嗒的叫声,我总是第一个冲到后院,在草棚里的各处寻找鸡蛋,找好就飞奔回去,放在厨房存放粮食的粮柜里,金黄的麦子上面,放着一个个白色的,黄色的鸡蛋,记忆中,比现在的鸡蛋隔架更为踏实,更为好用。

谁也不敢坏了这块产地“金招牌”

然后就是妈妈的炒鸡蛋的味道,至今还留在我的记忆中。那时的我,甚至幻想,如果我家里有一个养鸡场,那该多好,天天都可以吃到炒鸡蛋,想吃多少就吃多少。现在想起来,只能浅浅地笑,儿时的理想。

铺子货架上的招贤玫瑰花茶,就来自我返乡时常路过的乡镇。

记忆里还有很多童年的味道,比如第一次吃到雪糕的味道,第一次吃到火车上盒饭的味道,甚至家里的那头一直和我玩耍的毛驴死去时我躲在被窝里哭泣时眼泪的味道,到现在我还觉得那时的驴肉比现在的火烧好吃太多了!

老家的招贤镇种植玫瑰已有20多年,今年返乡沿路两边村子的变化,着实让人眼前一亮。一排排带有玫瑰彩绘标识的种植大棚齐刷刷地出现在道路两侧,透过塑料棚盖,朵朵含苞待放的玫瑰鲜艳欲滴。听老乡说,去年镇上的玫瑰有了统一的名字:招贤玫瑰。

还有小时候蒲公英菜的味道、野地里苦菊的味道、田埂里挖出来蜜蜂蜂巢的味道、面粉蒸艾叶的味道,还有秋天农忙时节,晚上躺在打谷场的麦垛上,看着满天繁星吃着热鸡蛋的味道,还有过年时杀年猪后在煤炉上烤猪肉的味道,甚至还有闭着眼睛,站在麦田中,春风吹过耳垂留下的味道…….

短短四个字的商标,印在贴纸上不过指甲盖大小,可带来的效益,却是实打实落到了花农的口袋里。去年,使用商标销售的玫瑰,平均每户增收2.2万元。

这些味道似乎都已经成为了过去。

农特产有了商标,就像野孩子有了家。

或许很多年后,我无法向多多来描述她的爸爸妈妈在他们童年的时候的那种味道,是否比得上她此时此刻吃蛋糕时的那种味道,我也无法得知她是否也会在像我这么大年纪的时候,去怀念那种味道。但我知道,过去的时光终究是回不来了,我们也只能在未来的日子里,怀念着曾经的味道,尽量去体味那种简单知足的味道和快乐。

过去,村里种玫瑰,重产量轻质量,不少人揣着小心思:大家都是赶集散着卖,掺点次品,也不知道是谁家。久而久之,反而坏了产地日积月累攒起来的好名声。如今,由玫瑰种植协会注册商标,授权合作社、公司使用商标,筛选合格的玫瑰花挂标发货销售,谁也不敢再坏了这块产地“金招牌”。

但愿我们都能够像多多一样,简单地保持一颗纯真的心,眼眸里是一种温暖纯净的味道,知道简简单单,平平淡淡,哪怕一个微小的收获也是快乐的。

“高于市场价收购花农的散装玫瑰,通过公司筛选玫瑰的大小、花色后,再销售。”授权使用招贤玫瑰商标的公司负责人王献远说,“花头大的玫瑰直接发货上市,小的玫瑰加工成花茶、鲜花饼,算算总账,比散装能多卖两倍价。”

送到村口的快递,也把商机送入了农户

年前,沿着村子小巷串门子走亲戚,不时也能和骑着摩托三轮车的快递小哥擦肩而过。往三轮车斗子一瞧,呵!快递包裹真不少。

“有些是村里人网上买的衣服、年货,有些是收了准备寄出去的电商农特产。”小哥说,再送两三趟,就放假了,放假前还能再寄走七八箱农特产。

回老家前,高中同学群里,老同学们兴奋地聊着带什么东西回去,有同学提议:不如直接寄回去,现在快递直接到村口,免得手拿肩扛不够折腾的。

送到村口的快递,也把商机送入了农户。

“前两年,花贩说一朵玫瑰多少钱,就是多少钱,咱哪知道市场价到底是多少?”招贤镇西黄埠村花农宋维军,种玫瑰十多年。去年,他加入了镇上的电商平台,打上了招贤玫瑰牌商标。“用快递直接发给网上买家,定价多少钱,咱自己说了算。”

老乡家里装电脑卖农产,不稀奇,可真要卖出点效益来,不容易。

老人常说:赶集卖,乡里乡亲谁敢短斤缺两?网上卖,看不见摸不着,谁敢买你的?

“电商卖农产,得有品牌。”王献远回忆道:有次公司快递玫瑰给上海客户,因为保鲜不当,客户收货时花瓣全败,王献远立马全额退款。“网上用了产地商标,不能毁了品牌信誉。”

电商网络联系起来的售货体系,把过去靠着熟人关系买卖转变为靠着商业信誉、口碑品牌买卖的新模式。农村引入电商平台,打破以往货贩子中介垄断的价格市场,直接对接目标客户,目标客户识别商标信誉,选择供货产地农户。买卖双方不再局限于周边城市,全国都成为农户销售的大市场。

招贤镇玫瑰品牌的好信誉清清楚楚地转化成了好收益:去年,散卖玫瑰平均0.25元一朵;现在,电商平台的品牌玫瑰平均2.4元一朵。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