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开

别人的天长地久,许君一生一世

30 6月 , 2019  

许君今生今世

编辑荐:缘来上苍作弄,缘尽晨风暮雨。好羡慕你能拥有别人的天长地久,一笑而过爱恨酸楚回忆的毒,开满罂粟飙着泪的光速一个人栽进孤独。

编辑荐:终还是失了你,一点点的存在记忆中,也一点点的剔除出去。曾经婉转在谁的身边,假装自己可以重新开始,终也自欺欺人。而今,飘雪在告别,在倾诉,把这一腔的悲伤埋在雪域的泥土中。

-木梓桐

别人的天长地久

迷蒙中寒气袭来,裸露手臂的冰凉钻到心窝,便也醒来。起身,披上外衣,推开窗,下雪了。

天涯飘零,惟愿遇见那个港湾,委身于此,不离不弃。从此粗布短衣,捡柴煮米。

-木梓桐

怔怔的,还是下雪了,总以为在离开之前再不会看到雪域的飘雪了。天空中洋洋洒洒的雪花,一点点的附在已吐露新芽的柳枝上,躲在角落的小草,才躲过冬天,刚探头探脑的钻出泥土,不曾想迎头赶上的会是飘雪。

人海里,每一次遇见,我们都会心一笑。全心全意付出,认认真真去走,只是因了怜惜。

痛,一阵紧似一阵,总以为早已麻木,总以为还在坚强。

你走的那年,一场青藏高原罕见的飘雪为你送行,从此断了联系,恰似那落在雪地上的鸿雁落痕,被一点点掩盖。晃过神来,去寻,再也找不到方向。去了哪了,又该往哪里去找!你走后再也没有下过雪,结结实实的落在地上的飘雪。是对你的心还有依恋,所以不愿意也不甘愿吧。这样的心情,上天竟也怜悯,竟也成全。

遇见你,是这一辈子的痛。我们都是自私的人,可以想念着自己的以后,规划着自己的未来,唯独欠缺的只是,还要纪念那些记忆。是尊严吧,要证明自己的卑微,骄傲,有那么一个女子,真的爱过你。

人与人的相遇、别离,缘来则聚,缘尽就散了。

伸出窗外的手,接到的雪花瞬间变成水滴。那是从心底渗出来的泪吧,只是那年的诀别,如此淋漓。一辈子的眼泪都落尽,而今,再落泪,势必要从心窝子钻出来,才会感觉到疼痛。

离开了,那就是不爱了。真的爱过,离开的时候,又怎会如此决绝。只是心底的那一段曾经还在,如此绝傲的女子,如张爱玲一般,为了爱,却终是低到了尘埃里。遇见的那个,不曾懂得珍惜,他要的,不是爱,不是相伴,只是征服的快感。

即便有太多的酸涩,我以为自己可以足够坚强。看着别人的离开,要由我来传达,心底的疼痛,抹不去的裂痕。

曾经的梦想,你答应给我的,你也早已忘记。而你的梦想,这一辈子,你也许再不能实现。带着那个梦,帮你去实现可好。也成全了自己的凉薄和荒芜,把自己的心一点点的去充实,去委婉,去柔软。

自己的存在,需要用别人的存在、认知,或疼痛,或伤害去证明。

我们都是浮萍,在人海里随着人潮起起落落。别离,不管什么理由,总有一丝锥心。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心底的世界,色彩还是纯净。只是悔把流光错付,只是恨把眼泪轻易抛洒。依旧痴情,依旧执着,依旧还愿意相信。生命给予疼痛之后,一样纯情,一样澄澈,还坚信命运的美好,还坚信明天的斑斓色彩。

人海里不曾遇见,是否也便不再惋惜和珍重。

遇见的你,是那个男子,那个懂我,珍惜彼此才华的男子。曾经的相遇,也确信你的真心。只是你心底藏着的那份脆弱从不曾提及,终还不是你愿意交互的人,所以转身,所以走远。

心底付与大千世界的怜悯、悲痛、怜惜,一层层荡开。芸芸众生,陷在自己的苦楚里,走不脱,离不了,放不下,终究越陷越深。

我以为自己是开心的,却被心底那无边的伤痛折磨得没有退路,只是看到艳阳,也能惊羡于自己还活着。有那么一刻,心情是空白的,因了这一秒的空白,也是宁静平和的。

一点点疼惜,一点点为你怜惜,为你伤悲。不为你的命运,只为你的选择。命运谁也改变不了,但选择却是自己的,是可以自己去努力和掌控的。

时刻害怕伤害,“防人之心不可无”,但若是心底里只有荒凉和酸涩,那生命中可以存放平和、安稳的空间还有多少?

生命、生活,给予我的,我在一点点拾起,又一点点放下。欢喜或是疼痛,在泪干的时候,便已虚脱,沉沉的睡去,醒来又是一天。

又看张爱玲传,于你,若此刻在身边,必有很多想和我讨论的东西。怜惜她么,这一辈子遇见了胡兰成,是劫吧。但相信她也心甘情愿,终是别离,却不曾在甜蜜的时候预期。低到尘埃的爱着,该放手的时候,便也转身祝福。我们,没有那么悲剧,也不能够盛世同悲,但遇见的你,遇见的我,还是一样的结局。短暂的相聚,从此天涯陌路,从此人海漠然,都是定局,都甘愿。但于张爱玲来说,爱过,珍惜过,争取过,便已是足够。

人的心,只有那么大,可以装下的东西,是需要自己去选择的。选择遗忘,选择今天,便可以安稳宁静,若装下了太多心机,太多算计,太多卑微,可以留得下时光素静的岁月便不多。

你说的永远,你说的以后,却让你连打个电话的勇气也没有。在陌生的,虚拟的两头,你可知道那个电话号码还在,那一端还是她。

孤独终老的张爱玲,也许爱着,也许早已爱过,所以收敛起自己的骄傲,一个人活着。她可怜么,可惜么?也许不然,于她,和自己独处的时候必是最快活的时候,磕磕碰碰的俗世,她必是再也不愿去承受和承担了。远走他乡,客死异乡,是否也曾悲凉,也曾想念。

不遗憾的,曾经爱着的时候,全心全意,毫无保留。一旦离开,尽心挽留,终是走散,那注定此生,再也无缘。

那遥远的地方,她还在么,她过的好么?她有女子的柔弱和心肠,你却从来不知。她的倔强和泪痕,你从来不曾看见。她夜里辗转难眠,泪湿枕巾,你不曾知道。在陌生的城市,陌生的旅店,高烧之后一点点退却的温度,你不知道。空旷的原野中,那满怀的哀愁,你不明了。

曾经对你说过,在离你最近的城市,静默的活着,或青衣白发,或鲜艳亮丽,都会陪着你。曾一度,也努力的去做了,但也许于我,并不足够爱你,或者是不足够可以低到尘埃,所以依旧陷于世俗,没有去兑现自己的承诺。

若是爱了,又何曾舍得她的飘零和孤寂;若是爱了,又岂会放任她的流浪和荒芜。

有的梦想,有的远方,也曾委曲求全,也曾安逸永远。若只能一个人坚强,那又何必要求依靠,那又何必求得依靠。这份依靠的保质期,有多远,有多久。

而今,飘雪在你走后,这是第二场,是在告诉我该把这里清清静静的割舍,然后开始新的生活吧。三月了,没有想到居然又看到飘雪,我把它当做是命运对我的怜悯和承诺,告诉我对你的牵绊该放下,有始有终,可好。

若不爱了,心底的明朗星空,只有那片记忆可以暂存。离开的人,过了的事,冰凉的温度,早已不再重要。

短暂的安慰,长久的疼痛,你爱我的,我爱过的,仅此而已。

别离之后用很久很久尝试着去找个男子安顿生命,却再找不到似你的通透和悲悯。有时候也想,是不是可以堕入俗世,在滚滚红尘中坎坷曲折,然后死去。生命也不过就是来人世间走一遭,尝尽所有苦楚,然后离去么。恋恋不舍的是谁,念念不忘又何必。每个人也不过短短几个春秋,可以经历的,才是这一辈子拥有的收获吧。谁也不能够在老去,在死去的那一刻,拿着物质去关联美好的回忆吧。

有伤痕,有破碎。可以握得住的,只有身边此刻可以相伴的温暖。若你想留下,就努力让那份温暖持久,若一旦离开,温度便已不再。我们都是37度的爱惜,相携相伴,可以彼此不孤单,不冷清。谁都贪恋这份暖意,彼此可以照顾和体贴的那一分,就是一分,再多,那是累积,用作以后的回忆;再少,便是放弃。

一点点的成长,一点点的迈步,谁都在往前,谁都在继续。只是那一程,那一段,可以相伴多久,可以相携多远。

早已不愿不恨你了,只是希望你平和,你可以找得到在这个世间温暖活着的方式。曾在西安,你问我可好,你诉说着自己的别离,诉说着自己的近况,还说着你的行程。我懂的,都懂得。所以边落泪边假装很开心的告诉你我去那里陪男朋友。这样的残忍,于你是刻骨的吧。曾经许你的誓言,转身我走得更远。

没有什么大道理,也不敢长篇大论。我的心的世界,真的懂的人有几个,我也不曾懂得谁的付出。只是收敛起自己的那份执着和坚定,只愿做人海里平静的女子,有依赖,有坚强,也可以撒娇,也可以相夫教子,仅此而已。

严冬了,阳光被雪域高原渲染的更加姿色迷人。仰起头,满脸都是暖暖的光线,穿透皮肤,一点点滋养生命。我不计较,是否你便可以从此消失;你不计较,我们是否就可以从此陌路天涯。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所以放过彼此。

那个我等了半生的人,依旧没有出现。那个我愿意安心付出全部的人,也没有到达。我愿意去尝试生命的每一种可能,愿意珍惜遇见的每一个人。若此生交付对了,请你也懂得珍惜,也请你认真的告诉我,我就是那个你在人海里千万里寻觅的人。若是不对,转身便好,你只需要说一句,缘尽了。

看着一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在生命的路上,用自己的方式去生活,去工作,去成全自己天涯海角的飘零和孤寂。有羡慕,有那么一刻,也问自己,是否也可以这样潇洒上路,可以这样简单快乐的活着。

那一刻你不懂,明明的遗憾和失望,也许还有一丝恨意,从此你真的从我的世界彻底消失了。但我不后悔,我对你抱着的那份期望和期待,你必定也存着,这样我们都走不出去,都走不远。想明白了,那就成全你。用决绝的方式让你离开,男子汉的尊严,总是比女子更甚吧。你走了,即便我还在原地,看到你幸福,知道你幸福,那也是我的愿望。

此生,许君一生一世。一生一世的相遇,相伴,相携。即便曾经流水万千,翻山越岭,一旦遇见,此生只愿相守白头。

又是一年的尾巴,聚散之后的时光,总是匆匆。那一程的刻骨铭心,这一段的坦然洒脱。十年、七年、五年、三年、一年、最近,给现在的自己问好。很骄傲那么多年,始终陪伴着自己,始终对自己不离不弃。还有接下来漫漫的长路,还是要好好爱自己,好好珍惜可以存在和遇见的自己。

这一世,遇见的你,便是那开到荼蘼的彼岸花。花落叶生,用这一世的期许,成全你的碧绿。下一世,我们不见可好,不再遇见。

金沙4066总站,自己的生命也曾脆弱,经不起波折,也曾伤痛,泪痕涟涟。若许了你,成了你的妻,便许你一生一世。若是疲惫,只要一句“不爱了”,从此天涯陌路。

在还有力气,还没有放弃的时候,带着这副皮囊,天涯飘零,四海为家。在还有坚定,还可以坚强的时候,用身体和心灵,好好的爱这个世界。

窗外的落雪飘飘洒洒,落在心间的冰凉还在。终还是失了你,一点点的存在记忆中,也一点点的剔除出去。曾经婉转在谁的身边,假装自己可以重新开始,终也自欺欺人。而今,飘雪在告别,在倾诉,把这一腔的悲伤埋在雪域的泥土中。

烟火人间,炊烟向晚。可以相守,可以静默。此生所爱,无非一间书屋,一盏清茶,幽幽梅香;一池残荷,一窗竹节,空谷回响!

别人的天长地久,于我,便是对自己的成全和妥协。在这个不太美好的世界,美好的活着,天长地久的誓言,便经不起沧海桑田,终究是海枯石烂。

离开了,便也再不见。选一个可以进一步靠近梦想的地方,然后一个人努力,把我们曾经的梦想实现了可好。我相信那一刻你会看到,你会明白。一直的一直,只是希望你可以快乐一些。

春有山花烂漫,夏有莲荷摇曳,秋有艳阳高照,冬有落雪纷飞。

暖暖的阳光,心底的伤痛可以在白天被蒙上华丽的外表,即便夜晚再多疼痛,终会木了,终会被漆黑冰凉的夜晚带走。

很少看到你的笑脸,哪怕在你最得意的时候。你总说有太多的苦难,何来开心,何来快乐。我们,可否在这个不太美好的世间,活出自己的岁月静好,活出自己的现世安稳来。

此生,只愿是阡陌之间一农家妇人,安静相守,岁月平和。灯下稚子倦读,窗里茶香氤氲。满园的瓜果菜蔬,满庭的落梅蔷薇。

细数着零零散散的落叶,蔚蓝的天空,云朵都藏在雪山背后。点滴可数的枝叶,层层叠叠的冰雪。

骨子里的悲伤,一点点的化成勇气。曾经试着杀死过自己。但是活过来了,活到现在,便也懂得要珍惜。生命所给予的美好,我们可以尝试着和这个世间讲和,然后用自己的心去做一些一直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必定不止温暖的是别人。

闲来写一卷残篇,留得下岁月悠远。静了,为你洗手作羹汤。素净简洁,平和安稳。

拉萨,这个生活了一年多的城市,于我终是陌生。心底的依恋在一丝丝被抽空,终是要离开的一站。只是过客,恰似遇见的你,也许再一程,终将天涯陌路。

雪域,离开了,这一辈子便再也不来!

纵胸有志气万千,都湮没在滚滚红尘。

别人的天长地久,于你于我,是否早已缘尽!

2017-03-11

爱或者不爱,早已随风而逝。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这一辈子,若遇见,便许君一生一世。只做人海里纯净的女子,相随相伴。

此志不渝,此誓不悔!

若有下一辈子,下一世,依旧只愿做深山里的一株老树,任草木荣枯,四季轮回,沧海桑田。

2015-12-27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