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公开

给自身三个微笑,清幽的鸟鸣

1 8月 , 2019  

一个太阳不愿起来的早晨,天空中的几朵白云和乌云,伴着风儿演奏的乐曲跳起了最性感的舞蹈,枝头的鸟儿也不由自主的唱起了动听的歌曲。那睡眼朦胧匆匆行走的人们,被眼前的画面拖住了脚步。不一会儿,耳中又传来了最珍贵最动听的歌曲——笑声,整个画面真是人间仙境。

早晨早早醒来,赖在床上想着心事,突然听到一阵鸟鸣,清澈圆润,晶莹透亮。我心情大振。

黑夜老人不辞辛苦的打扫白天尘世中的灰尘,为人们迎来一个洁净、清幽的清晨。昨夜,我还在为人生方向、情感生活、场所环境所躁动。然而早晨醒来的时候,一切阻碍血液流通的毛病都不见踪影。

关于鸟鸣的记忆,最多的是在童年的时候。记得我小的时候,没有现在小孩子一样有许多玩具手枪,动画故事,但我却有很多和大自然接触的机会。鸟声上下,留给我甜蜜的回忆。

早晨,我早早的醒来爬下床,好好收拾一下恰青春年少的自己,除颧骨一处小红痘之外,一切我都对自己满意。滴滴答答,不知不觉间收拾了一个多小时,我仍旧不紧不慢的装上电脑和小说走向了图书馆。因开学来临之际,外加清晨格外的清幽,往昔放假的这个时间校园里的人寥若晨星,然今日随处可见都有人头攒动。看到校园充满久违的活力,我越加心情愉悦了起来。带着轻松的心情我走到了图书馆,找到了一个自己最满意的位置。

小时候,许多个清晨,只要我在有些坚硬的木板床上醒来,就可以听到一阵鸟鸣从窗外传来,长长短短,圆润清幽,激起我兴奋的感受。

我小心翼翼的把电脑放在桌子上,悄悄的打开了靠近自己的这扇窗,然后转身回到了座位上。就在这时不知从哪棵枝繁叶茂的树上传来了鸟儿的歌唱,我循声而望,只见不远处有一座座此起彼伏的小山丘,不见鸟儿的踪迹。默默的注视了小山丘很久,发现四年来我从未发现它如此的迷人。无论它朴素得体的金黄色衣服还是它稀疏浓密的胡须,都恰到好处的长在了它完美的身躯上,好似一个成熟有男人味的大叔。我恋恋不舍的收回了目光,却又被眼前那一片片油绿的小草所吸引。看着看着,想着它们安静的栖息在肥沃的土地上;默默的陪着大树哥哥;无言的给小虫弟弟提供最舒适的居所;当人们无情的践踏它的时候,它忍着伤痛仍旧不责备睡梦中的行人。想到这些的时候,我更加的心疼、佩服眼前这些无私奉献的小草。也许鸟儿嫉妒我没有看它们。它们一个叫着,另一个又拼命的叫着,此起彼伏仿佛叫我快点朝这里看过来,它们的努力终于收获到了果实。我看到了那一只只鲜活的小生命,一个个东张西望的站立的枝桠上。偶尔有几只鸟儿幸福的穿梭在天地间,看着人世间的万物;也有三三两两的小鸟欢快的聊着天,也有的小鸟在自娱自乐。总之,它们的动作千奇百怪、形态万千。看着那一只只寿命不如人长久、吃着不如人丰厚的鸟儿都能过的那么无拘无束、活的那么洒脱,我开始在心底里告诉自己:一定要像远处的那座小山丘一样,有一个结实的身体;像小草一样,不去打扰任何一个过路人;像小鸟一样,活出最真实的自我。

长大一点,就会和几个哥哥到山上去掏鸟窝了。我二哥、三哥在这方面都比较厉害,他们是爬树的高手。记得我们村子前面的山坡上,有一棵苍老虬劲的大树,树上的一些枝桠已经枯萎了。这样的树,树上却常常会有一个鸟窝,我们在树下可以听到小鸟尖细的叫声。许多小孩子站在树下,却只能望树兴叹。小时候爬树,母亲是绝对不肯的,怕孩子出事。二哥、三哥他们会选一个母亲外出的日子,爬上这棵老树,抓几只活泼泼的小鸟。

一阵微风吹乱了我发丝,让我游离的灵魂回到了躯体,游荡的眼神在没有从清晨的万物中收回来之前,我对着窗前富有灵性的花草树木薇薇一笑,然后开了我一天的学习。

因为二哥、三哥的善于上树抓鸟,我们家经常会养一些小鸟,它绝不是现在一些有钱人家里养的那种关在笼子里的宠物。我们养鸟,因为是在小鸟还无法飞翔的时候就开始养的,所以绝不担心小鸟会飞走,也就不必用一个鸟笼子把它关住。不过一阵日子,小鸟会飞了,却不会远走高飞,很依赖我们。我们和大人到山上田里去劳动,小鸟会高高低底地飞在我们头顶,或者停在我们的肩头,发出清脆响亮的鸣叫,伴随我们骄傲兴奋的情绪。

文╱铁打的小雪

金沙4066总站,养鸟的日子,却也有不祥的记忆。我们后来经常会回忆一只全身有着乌黑金亮羽毛的小鸟,刚学会飞翔不久,经常跟着我们,我们只要打一声呼哨,它就会底底地飞来,停在我们的手上或肩头上,和我们亲昵。却有一天,二姐在灶前煮饭,这只鸟儿从门口进来,直接向二姐飞去,二姐在烧火,头上是已经煮开了的蒸腾的热气。这只小鸟飞过铝锅上面的时候,突然的掉到滚烫的稀饭中。当二姐急急忙忙地把它从锅里捞出来的时候,它已经无法再动弹了。我们为这只小鸟难过了很久,以后就不再养小鸟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小的时候,山上有各种各样的鸟儿,都能发出动听的声音。特别是伯劳,声音动人而且多变。也有一种鸟儿,拖着长长的色彩靓丽的尾巴,我们叫它长尾鸟。在我们家的门前的山上,这种鸟经常会在清晨的时候发出悠长悦耳的鸣叫,把我们从睡眠中唤醒。

后来我到了离家很远的城里读书,就很少听到清晨的鸟鸣了。即使偶尔听到,也是一种简单的声音。我不知道是否是城市的生活没有鸟的鸣叫,还是时代的变迁让鸟声逐渐绝迹。在外面讨生活的日子里,我的心灵却也逐渐麻木迟钝,只有听到鸟鸣的时候,才会有一种春天的感觉在心里升腾。美国著名哲学家桑塔耶那在一次讲演结束时,看到学校的树上有一只知更鸟在鸣叫,说:对不起,诸位,失陪了,我和春天有个约会。我想,我也很渴望能在又一次缤纷的鸟鸣声中和春天有个约会。

——文/张文忠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