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信息公开

睡莲美人儿,建筑的七盏明灯

22 9月 , 2019  

娇羞的睡莲女醒醒吧
你的情郎爱上你了你这么美丽怎么忍心将你连根拔起美丽的姑娘何苦做一个默默无闻的水芙蓉美少年一直在寻找你是否
你愿意做一个悠闲的少奶奶呢

自从看过了《1984》,我就开始着手看反乌托邦三部曲(《1984》,《美丽新世界》,《我们》)。这次就如我所说,我把《美丽新世界》看完了。

美的明灯是《建筑的七盏明灯》里的第四章,约翰•罗斯金阐述了他对美的印象对美的判断。作者认为:一切美丽的线条都由外部创造中最常见的线条加工得来,甚至提出人类如果不模仿自然形状,在创造美的方面就不可能进步。且把自然界中的美分出层次,植物<动物<人类。仔细想一下,在建筑设计中,设计师总会说自己的方案灵感来自于自然或是周边环境,大抵都是山川河流,也有鸟类鱼类,还有经典结构来自于人体。那为什么它一定要来源于哪里哪里呢?因为它要与周围环境相称?因为来自自然就是好的?还是就如罗斯金所说,如果不模仿自然,人类在创造美的方面就没什么想象力了。

今夕
是何夕?多美的季节多美的你放弃“虚伪”的清高吧明明心里只渴望真爱不需要在假装不在乎了像玫瑰一样吧痛痛快快的爱一场未来的事又无人知晓

可能是我先看了《1984》的缘故吧,我觉得这本书并没有我看《1984》的时候那么惊艳,就算有触动也只是简短的昙花一现,很是短暂。这本书对于我来说,没有《1984》那样像暴风雨一般来得猛烈,但是还是很不错的,毕竟还是名著,大家公认的好。

图片 1

太阳神发发慈悲显灵吧将其变成清纯温婉的少女吧不要做一个有思想的水植物了像人间女人一样做一个贤妻良母做一世的凡人足够了

  1. “人类以前就是……”他犹豫了,血往面颊上涌,“胎生的。”

2.
那个词,那个猥亵得可笑的词,破除了十分难堪的紧张,因为从“爸爸”引起的联想毕竟跟生育的可憎和道德的邪恶隔了一层,这个词不文明,却只是肮脏而不涉淫秽。

人体比列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在这本书里面,对于生育的鄙视随处可见。我只是简简单单的摘抄了两句话而已,生育在我们现在看来,可能是神圣的,但是也有可能不是,只是为了繁衍后代。但是从未有过是邪恶的。可是在这本书中的新世界,生育这个美好的字眼,却成了邪恶的代名词。在我现在看来是多么可笑,多么不切实际呀。但是在这美丽的新世界里面,的的确确如此。大家都是批量生产,每个人,在这里不如说是物件吧,这些批量生产的东西,我们不该叫他们——人。这些物价被批量成产出来以后,就被决定了他们的一生,他们被制作出来就是为了做美丽新世界需要他们做的事情。也就是像机器人一样,只是他们有思想与情感而已。但是这些思想与情感在我看来也是没有用的,他们被禁锢在一个美丽新世界里,他们只能知道他们的总统想让他们知道的事情。他们有情欲,但是是短暂的,他们会利用这这些感情去完成他们想完成的事情。的确,在我看来好像和机器人没有什么两样。

对于建筑装饰的评判他认为:恰到好处的装饰应当模仿有机生命的真正形状,尤其是人的形状,再一次说明人是美的最高级。

在这些批量生产的物件之中,还要分种姓,在我看来是十分滑稽的。有些人被制作出来就是低贱的,有些人就是出身高贵的。这种种姓制度在我们现在也还是存在的,但是现在在慢慢的好转。但是在这个未来的新世界之中,反而回去了。难道历史不是进步的,而是循环的?在这个美丽的新世界之中,人不是人,物件亦不是物件。

他说:“有这么一个事实一切最可爱的形状和思想都直接来自自然物体,一切美丽都建立在自然形状的法则之上”。甚至大胆假设凡是不是来自自然物体的形状则必然丑陋,并且认为形状是美的次要标志或检验,因为形状并不是因为拷贝自自然而美丽,只是离开了自然,人类就没有能力想象美丽。因为他认为凡是能够想象得出的形状,在宇宙的某个地方总能找到例子。

图片 2

可能人的想象力就是很匮乏吧,只能想得到自己看到过的形状,可是如今,这个说法还成立吗?至少我的想象力是被束缚在自己的所见之物中了,认清这个现实还是有些残酷。

总统耸了耸肩。“因为莎士比亚古老,那是主要的理由。古老的东西在我们这儿是完全没有用的。”

“即使美也没有用?”

“特别是美的东西。美是具有吸引力的,而我们却不愿意让人们受到古老东西的吸引。我们要他们喜欢新东西。”

一切完美的形状必须由曲线组成,因为在自然形状中,几乎找不出直线来。扎哈的建筑都是曲线的,都来自与自然,建筑师总爱说建筑形象来自于什么什么,大都是自然,看来人们不足够自信,必须从别处得到支持,得到源泉,觉得这样做才是正确的,这样做才是有根基的。

在美丽的新世界之中,他们不接受美,也见不到美。所有的美的,古老的东西,全部都在总统的保险柜里面。没有人除了总统自己,没有人可以看到美的东西。他们只能看到新的东西,但是不代表新的东西不美,只是不古老。在这个美丽的新世界之中,貌似新的东西好像就是不美。那现在就出现一个问题了,既然这个美丽的新世界不美,为何人们还生活的如此滋润?是否是习惯了这种不美的世界,是否是觉得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是美的了?可能,在那个美丽的新世界之中,美的东西早就已经消失殆尽了。

中心的四千间屋子里,四千座电钟同时敲了4点。喇叭口发出了并非出自血肉的声音:

“前白班下班。后白班接班。前白班下班……”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顿时想起了那些我还在公立学校的日子。每天真的就是这个样子的,上课铃响了,开始上课,下课铃响了,放学回家……每天就这样的循环之中。这是一种整齐的美,的确很美,但是这些美抹去了很多的棱角,让我们美的统一,美的没有特色。

这种美是无私的,因为要牺牲自己的美去成全一个大美。而我们又要怎么去做到这种无私呢?记得从小到大老师就要求我们要做一个无私的人,但是谁又知道,其实我们早就不在冥冥之中是一个其他意义上,无私的人。

而现在我,只想做一个自私的人,我不想抹去的自己的棱角,我想拥有自己独特的美,独一无二的美,我自己的小美。我只想做,我自己……

图片 3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